爱新闻

来源:http://www.theatlantic.com更多

人气
614

0
评论
0

Popular Chinese Threads

    【文谈】当世界变身游乐中心

    原文译者   NUIST伍晨  编辑   钦君    时间:2016-11-15 16:23  

    《精灵宝可梦Go》(Pokémon Go)的心理地理学

    夏天,通常是黄昏,人们开始出现在户外,三两成群,小心翼翼地抓捕那些闪现在全新增强现实神经网络中的小精灵。每隔几秒钟,他们就查看一下手机。但这种情况还不是最极端的,还有人会进入忽略周围一切的手机模式——指着某些事物(天知道是什么?),兴奋异常,在路上横冲直撞。今年早些时候,在这一局面出现之前的一个晚上,我就对一个站在我们屋外的人充满了疑惑,他一动不动,戴着一顶拉下耳罩的帽子,行踪诡异。我问他在做什么,他慢慢地转过头来,我看到一张被耳罩夹住的脸,冷冰冰地回答我:“和你有关系吗?”他的问题困扰了我好几天。难道是是什么预兆?还是他属于什么先遣部队呢?

    我14岁的儿子向我解释,这些人都是《精灵宝可梦Go》的游戏玩家。他进一步解释,他们是神奇宝贝的粉丝,满大街寻找小精灵。之所以三两成群、行踪诡异地出现在我们街区,是因为这里不只是个精灵站(PokéStop),还是个道馆(PokéGym)。

    如果你没听过《精灵宝可梦Go》,我向你的与世隔绝致敬,请让我解释一下。这是一款可以在智能手机上下载的应用程序,于7月开始在全球范围内上市,给75%的现实世界覆盖了一层粘连的、明亮的彩色薄膜。游戏使用手机GPS,在地图上定位你的位置——你走在街上,手机里的头像就走在街上;你向左转,手机里的头像就左转,然后将这张地图植入游戏中。这些小精灵们又被称为口袋妖怪,几十年来在日本游戏运营中大获成功,从方方面面而言都是神话般的动画。你捕获这些小精灵,训练它们,让它们(和你一起)逐步升级。最终你就能派出它们,与其他玩家精心培育的小精灵进行战斗。

    游戏的关键,或者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玩家必须出门进入这个“世界”才能进行游戏。精灵站可能是任何一个地方——餐馆或公园大门,在那里你得用精灵球(Poké Ball)捕捉它们。而道馆则是一个战斗场所。当你经过时,手机会嗡嗡作响,紧急而猛烈地提醒你,附近存在未经训练的或“野生”的神奇宝贝,你可以将其添加到个人收藏中。在屏幕地图上找到这个小精灵,点击它,将你的手机指向相应的真实世界的位置,而那个位置在手机的摄像头里可以与任何随机的实际生活中的存在物相叠加。这时,你就会看到一只小精灵,开心得向你眨眼、摇尾巴。它们可能会浮在邮箱周围——一只真正的蓝色的生锈邮箱;可能会悬挂在灌木丛中——真正的有着坚硬叶子的灌木。这是幻想,却很生动,吸引人心。如果你喜欢,可以用手机来一场精神错乱之旅。

    知道这款游戏之后,我的第一个想法是:孩子们,不要玩这款游戏了,去读《哈姆雷特》吧。第二个想法却是:太神奇了。八月一个炎热的晚上,我带着我儿子的手机出门,自己抓住了一只独角虫、一只波波鸟和一只绿毛虫,都是些基本的小精灵,没有什么可说的。我发现那只波波鸟时,真的感到很惊讶,它正欢快地悬浮在沥青涂料和灯柱之间。那天晚上我还看到了臭鼬,现实中的臭鼬,体型很大,身上布满令人印象深刻的斑纹,从停放着的汽车下穿过。而那只发光的波波鸟显然是虚构的,却也给我留下了同样神奇的印象。

    人们称这款游戏为“增加现实感”,将来我们也会看到更多类似的游戏。“我们想到了一个办法,让人们从一个新视角来看这个世界。”《精灵宝可梦Go》创始公司Niantic的首席执行官约翰·汉克(John Hanke)说,“基本上,你自己的生活环境附近就有很多很酷的历史、风俗和未知的秘密,只不过你不知道。”玩家们告诉我,这款游戏丰富了他们周边的世界,打开了他们的眼界,并激发了他们对于本地的好奇心。那天晚上晚些时候,我继续着自己的游戏之旅,在波士顿联邦大道上的精灵站之间徘徊,盯着手中握着的手机世界,我突然感到一阵惊慌:当你进入了游戏,站在增强现实的小精灵的世界中,会感觉一条没有小精灵的街道是没有生气的,基本上毫无意义。

    当时我就想到了英国作家伊恩·辛克莱(Iain Sinclair),以及他去年在《伦敦地上铁》(London Overground)一书中写的部分内容。这本书描述了沿着伦敦最新地铁网络徒步的经历,描绘了那个纵横交织的金属世界。该书写于2015年:当时辛克莱还没有遇到这款漫游游戏——《精灵宝可梦Go》。辛克莱是伦敦心理地理学(psychogeography,1955年由法国理论家德·德波定义的学科)的主要实践者(尽管他并不承认这一点)。

    德波需要某种东西,可能是某种科学或诗学,来阐释“街道上几米空间内气氛的突然变化;一个城市明显被划分为不同的精神气氛;在无目的漫步中选择(与地面的物理轮廓无关)阻力最小的路径;某些地方吸引人或遭排斥的特点”。玩《精灵宝可梦Go》,你就像是在用脚诠释心理地理学,但这也只是仅有的相似之处。心理地理学家漫步,徘徊,不确定,几乎是神经质地在寻找某种感觉。在这里,他汗毛直立;在那里,他又兴高采烈。他寻找的不是精灵球,而是痕迹、味道、精髓。新漆的扶手上的小精灵可能会让他极度震惊。

    要是通过在当地景点推广这类游戏,实际上会削减人们对其的兴趣呢?三十年前,在我平庸而简单的年轻时期,游戏和世界之间没有重叠:我们在游乐场玩按键游戏,举手尖叫,投硬币;而外面的世界一如既往,是你结束游戏后重新进入的地方。随着《精灵宝可梦Go》的上线,世界开始由玩家来探索,而玩家并不确定自己的力量——同时你也会产生错觉:你就在《精灵宝可梦Go》的世界中。

    无论如何,现在我知道我们公寓外的道馆其实就是游戏与世界之间的一个传送点。一天晚上,我看到我的朋友丹站在那里,手机举得很高,发出光亮。丹比我年轻, 《精灵宝可梦Go》伴随他长大,包括同系列游戏、交易卡、动画片和电影。妙蛙种子让他的想象力得以发展,就像大金刚促进了我的想象力。当时,他就在道馆那里,用他肥胖但战斗力很强的卡比兽在……我不记得在干什么了。丹轻点屏幕,微微皱着眉;小精灵们在无形中交换着彩虹能量流;外太空飘扬着小精灵之歌:“我们生活在一个全新的世界!用全新的方式来看世界!”但我的现实却并未增强。我转身离开,放下耳机罩。我和皮卡丘之间:我们有关系吗?我想,总的来说,并没有。

    0 0 收藏
    0

    评论

    登陆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