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新闻

来源:http://www.bbc.com更多

人气
565

200
评论
0

Popular Chinese Threads

    【文谈】“越界”进入陌生的巴黎北部

    原文译者   albee0123  编辑   钦君    时间:2016-7-6 15:54  

    Cyclist on Seine towpath with the Eiffel tower in the background

    在绝大多数城市中,不同地区有着不同的个性,在某个地区里生活的人可能会形成对该地区的“部落忠诚”——有时他们甚至会势利眼地鄙视城市中的一些其他地区。在伦敦,泰晤士河是分隔南方人与北方人的地理与心理界限,而巴黎的塞纳河也是如此,BBC的休·斯科菲尔德(Hugh Schofield)解释道。

    出于种种原因,过去一年多,我的社交生活让我走出了平时的生活坏境,穿越塞纳河,去往城市北部。这并没有多困难。我骑着自行车,骑向圣·吉纳维夫教堂的后方,随后穿过先贤祠附近的鹅卵石街道,然后下坡经过海明威的故居,一路沿着苏里桥,最终到达圣路易岛的尽头——然后到达巴士底狱,再往更远的地方。

    这宛如一次旅行,尤其在春天的清晨,这种感觉更甚。但当我穿过大桥,到达更远的海岸时,总会产生一种同样的感觉——一种小心翼翼(但并非不高兴)的感觉,因为我在一定程度上离开了熟悉的环境。从某种角度看,穿过塞纳河意味着我进入了陌生的领域。

    这不是很愚蠢吗?我的意思是,这都是同一所城市。谁在乎南北左右呢?不管怎样,生活都在继续。但事实上,我们都在不断对我们所住的地方绘制心理地图,并培养对我们要迁入的城市的忠诚度。

    每座城市里都存在着相互竞争的地区,而每个地区都有各自的地方特色——地方精神。在巴黎这里,有着一条巨大的、不合理却不可避免的分界线:你要么属于河流以北,要么属于河流以南。

    Circa 1600, Encircling the River Seine; Paris looking North in the reign of Henri IV (1553-1610). Notre Dame in the centre.

    巴黎,从南向北望去,1600年

    跟你猜测的一样,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人,20年都居住在巴黎15区和14区,对自己的家乡十分自豪。如果有一个名为南巴黎的小组,我肯定会持有一张长期票。

    作为一名南方人,我必须要说——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哦——真正的势利眼(就地区而言)都是北方人。根据我的经验,南方人更乐意前往北方,我的自行车之旅也证明了这一点。

    但每当谈及南方人,北方人就会嗤之以鼻!

    问一下住在贝尔维尔或者现在被圈内人称作的SoPi的人吧。Sopi即南皮加勒街区,位于蒙马特,是法国第9区的一个潮流街区。如果你问那里的人会不会考虑搬去左岸地区(南岸),你就会被讥笑讽刺。“什么,要我搬去那里?!跟全是地位优越感满满、自高自大的资产阶级一起生活?告别我的午夜酒吧,告别这座城市的喧嚣?!!我的答案跟布莱恩·费瑞(Brian Ferry)唱的一样——永远不,永远不,永远不!!!”

    这简直疯狂至极。究竟是什么让北方人一直引以为豪、沾沾自喜?

    The Parc Monceau - for toffs, their nannies... and some joggers

    蒙梭公园——有钱人及其保姆——还有一些慢跑者的天堂

    很多人对左岸地区的看法是正确的。那里的空间太狭窄了——一切都挤成一团,感觉会让人患上幽闭恐怖症。那里公园很少,只有位于凯旋门附近供有钱人及其保姆游玩的蒙梭公园,以及位于市镇边界为穷人而设的比特肖蒙公园——这一形象可不仅得益于他们借其名义支持一伙圣战分子,随后其中的一些圣战分子又对《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发起了攻击。

    关于北部还有另一件事情——略显政治性。本质上,在北方有一半人非常右翼,另一半人非常左翼。这要从历史说起。1789年,圣安东尼城郊街的一批劳动阶级工人攻占了巴士底狱,并在市政厅斩首了数名人质。八十年后,在短暂的内战中,左右两派又在巴黎公社爆发了流血战争。

    如今,塞纳河以北地区公开表露其政治立场,不再遮遮掩掩。

    A demonstration against labour law reforms, on the Place de la Republique

    针对劳动法的计划改革在共和国广场并不受欢迎

    共和国广场是左翼分子的聚集之地。人们到那儿跟信徒谈心,而他们的祖先也同样如此——他们终日泡在教堂里,以寻求慰藉并提醒自己什么才是更重要的事。在西部,有一群不同的人。在那儿,年轻男士身穿绿色长裤与鹿皮鞋,对股票市场了如指掌。如果有一批人为了阻止经济改革而游行示威,就有另一批人为了阻止同性婚姻而游行示威。

    左右两派爱做什么都无所谓——但请不要影响我。

    你看,在这里,河流以南的我们丝毫不装模作样。而那群北方人,他们觉得我们很无聊,就因为我们区分生活区和娱乐区,就因为我们不十分看重“事业”?实际上,只是因为我们正常而已。

    别误会我——我最好的一些朋友都在右岸地区生活。但让我们直面你我之间的差异吧。北方的人们都有一点……额……与众不同。

    1 200 收藏
    0

    评论

    登陆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