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新闻

来源:中国日报更多

人气
1667

0
评论
0

Popular Chinese Threads

    家有萌宝网络赛 父母拉票引反感

    原文译者   余漻畅bupt  编辑   齐磊    时间:2016-4-28 16:47  

    中国日报4月13日电 在中国,从长期没有联系的朋友或亲戚那里收到消息通常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是新年问候,这个总是受人欢迎的;然而,第二个原因就没那么让人愉快了——大家正越来越多地联系长期没有交流的朋友,甚至是点头之交,让他们为自己的孩子或孙子孙女们投票。

    这一行为急剧增多,已经到了让人们感到厌烦、沮丧和烦闷的程度。简而言之,他们已经厌倦并且烦透了投票。

    浙江《金华晚报》最近所做的一次调查结果显示,在384名被调查者中,有94%的人曾被朋友或亲戚叫着给他们的孩子进行在线投票。

    这些比赛包括了从“最佳宝贝”到舞蹈比赛,但在许多情况下,人们收到的消息是来自那些已经长期没有联系的人,也从来没见过要为之投票的这个孩子。

    说客父母

    李良(音)有一个1岁的儿子。他太害羞,没办法给他的朋友们一个个发信息打扰。相反,他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条信息。

    正如大多数的这类比赛,孩子的名次完全基于所收到的在线投票数。比赛的奖励是前十名孩子的照片将会印在新年当天的《大连晚报》上。

    在发布投票网址的链接时,他写道:“老实说,我并不喜欢这类活动。组织者们在为商业目的利用父母给孩子的爱。但是,我仍然希望您能花一分钟找到我女儿的照片并且为她投一票。”

    要完成投票,人们通常先要订阅组织者的微信公众号,这很快就会带来大量的任意信息和广告。

    在李良女儿小石榴(昵称)的例子中,这个比赛包括两个部分。

    第一轮由一家儿童艺术学校赞助,而决赛由一个为父母提供咨询和服务的公司赞助。

    得益于李良和他妻子的努力,小石榴在第一轮中吸引到了266张投票,排名第13。在初赛后,她的祖父母也加入了拉票的行列,力求她在决赛中进入前十名。

    李良为一家航运公司工作。他说:“他们差不多联系了这辈子认识的每一个人,范围遍布全中国,叫那些人给自己的孙女儿投票。”

    小女孩最后得了1268票,远远超出李良的期待。但是她的排名还是保持跟第一轮一样,因此让小石榴非常失望的是,她的照片没有印在报纸上。

    不良影响?

    虽然这些竞赛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坏处,只是为了乐趣,但一些教育专家担心,它们可能对孩子产生反作用。

    国家教育科学研究所的一名高级研究员储朝晖说出了他对于长期影响的考虑。

    他说:“这实际上给孩子传递了一个信息,就是真正重要的不是你是谁或者你有多努力完成了什么,而是你父母手中到底有多少社会网络资源。”

    除此之外,帮孩子赢得跟他们其实并不吻合的称号会给他们不健康的自我形象:“把一个人造光环放在孩子头上会给他们带来太多的压力,可能阻止孩子发现并全力发挥自身潜力。”

    安全考量

    三月,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中国最高级别的政治协商组织上,也传递出了类似的关注。

    全国政协委员汤素严禁对未成年人的评选进行网络投票,从而避免将来出现的心理问题。

    她还关心的是,公开孩子个人信息和照片将会给孩子的安全带来潜在风险。

    李红艳(音)是北京一位11岁女孩和18月大男孩的母亲。她说,她从来没有代表她的孩子去拉过票。

    她认为,表面上是孩子通过父母的社交网络互相竞争,而这场竞争还关乎父母所追求的那种“成就感”。

    “这好比父母以子女为由,为自己争光,并不能真正维护孩子的自尊与天性,”

    然而,尽管对这类比赛表示反感,她还是为好友的孩子投过两次票,因为“不好意思拒绝”。

    类似投票请求源源不断,让人懊恼,惹人不满,因此有人在网上发表布一些段子来嘲讽这种行为。

    其中广为流传的有:

    “请给我家孩子投票,第157号。”

    “好,我投了175号。”

    “不对!是157号。”

    “我就想投给175号,因为157号根本不可爱啊!”

    有朋友要李康给孩子的参赛画作投票,他同意帮忙,于是便打开链接浏览参赛作品。李康是来自河北沧州的一名平面设计师,自幼学习美术。

    他发现,排名最高的作品尽管不是很好,竟然坐拥2000多票,而他觉得“相当有天赋”的孩子却只有24票。

    李康说:“我担心这个孩子会觉得很沮丧,这太残忍了!”

    次日,他致电孩子所在的幼儿园,假扮他的叔叔跟孩子聊天。

    李康回忆:“我说‘我只想告诉你,你画的那架飞船真的很棒!’那个可爱的孩子笑了,一面回答着,‘其实它是只鲸鱼哦!’”

    据《金华晚报》的调查显示,70%的受访者不赞同父母帮子女拉票,表示会应邀投票的占26%,而表示会考虑投票的占60%,不过这取决于跟孩子父母的私人关系。

    在那些投过票的受访者中,因觉得孩子“表现很好”而投票的占8%,为了给朋友面子的占66%。更有21%的人仅仅是为了方便跟别人互相投票才这样做。

    来自海南省海口市的一位2岁女孩的母亲林向珍(音)说:“家长都觉得自家孩子可爱,甚至是世上最可爱的宝贝,这样的话,评选最可爱的宝贝有什么意义?我特别讨厌谁一边在微信群里给孩子拉票,一边发红包——含有一定电子金额的红包。我总觉得,‘你是在给孩子买选票吗?’”

    “熟人社会”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心理学研究员杨宜音认为,在亲友群里给未成年人拉票的行为,很符合中国传统的“熟人社会”,个体行为由亲属关系和情感纽带支配,而非理性和法律。

    她解释道:“与西方社会相比,中国比较缺乏法治观念和契约精神。中国人认为帮助亲朋好友,天经地义,尤其是举手之劳。不投票就会让人觉得顽固不化。”

    然而,并非所有选票都是熟人社会的产物。很多淘宝卖家都提供投票服务,每票5角。

    李良认为,小石榴落选的那场“新年宝贝”的最终评选可能有专业投票人的参与。

    他说:“吃个早餐的功夫,竟发现有个孩子多了500张选票。我不信哪个家长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说服这么多人投票。”

    全家人商议过后,决定不聘请专业投票人。

    李良认为:“并不是我们付不起钱,这不需要花费多少。中国父母会为孩子做任何事,只是这也太离谱了!我知道,如果今天这样做,以后也会重蹈覆辙,而这会对孩子造成很坏的影响。我真后悔参加这种活动,为给朋友带来的麻烦感到十分抱歉。我再也不会让孩子参加这种评选了。”

    0 0 收藏
    0

    评论

    登陆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