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新闻

来源:economist更多

人气
1787

0
评论
0

Popular Chinese Threads

    Popular Threads

      老年痴呆症:中国老龄化的挑战

      原文译者   fearless_vivian  编辑   齐磊    时间:2016-3-1 14:13  

      中国尚未准备好应对老龄化带来的后果之一:很多人患有老年痴呆症

      据《经济学人》报道,舞台上装饰着五颜六色的拉花和彩灯,刘长生(音译)穿着黄灰色的运动服,手拿麦克风,正站在台上高唱“东方红”。比起刘先生最近唱的歌曲,这首20世纪60年代歌颂毛泽东的赞歌或许能更清晰地唤起他的回忆。刘长生已经70多岁了,患有老年痴呆症。这一病症大多表现为短期记忆力下降,是一种无法治愈的大脑疾病。刘先生在千和(音译)疗养院已经住了两年。这家疗养院位于北京北部,里面住着约75个老年痴呆症患者,而在中国患有这种病症的患者中,他们是为数不多能够受到专业治疗的人。

      老年痴呆症主要出现在发达国家和地区,因为这种病症会随寿命增长而更为常见。但中国正迅速赶上这些地区,中国人的预期寿命从1960年的45岁增长至现在的77岁,人口正迅速老龄化:现在每六个人当中就有一个超过60岁;到2025年几乎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人年龄超过60岁。诸如肥胖、吸烟、缺乏锻炼和糖尿病等会提高患老年痴呆症风险(受年龄影响)的因素也更加普遍。

      中国已有约九百万人患有不同形式的老年痴呆症。从绝对数量上看,这一数字是美国和印度的两倍多,而印度的人口规模和中国相差无几,只是更加年轻化。中国的老年痴呆症患者中,近三分之二的人患上的是阿兹海默症。1990年来,阿兹海默症患者数量已经翻了三倍,从现在到2050年,这一病症的患者或将继续增长为四倍。

      然而,面对这一危机,中国政府可以说是手足无措,患者得到的医疗保障尤为匮乏。中国公众也是半斤八两。尽管近年来做了很多公共宣传,但还是有很多中国人将老年痴呆视为变老过程中自然而然的一部分,他们并不觉得这是一种病症,也不知道它可以致命。还有些人则认为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小问题,而不是大脑本身的退化。老年痴呆症被打上心理疾病的烙印,导致患者及其亲属讳疾忌医。这加剧了病症带来的痛苦:有时积极治疗能够延缓老年痴呆的恶化进程。

      即使在刘先生住的千和疗养院,治疗的某些方面也很落后。为老年痴呆症患者设立的公共“活动”区里没有游戏或玩具供其娱乐;若亲属一周探望超过一次,就会受到劝阻,因为担心“打扰”病人家属(在西方国家,疗养院会鼓励探视,这能够起到刺激作用,提供一种温暖感和亲密感)。一些老年痴呆症患者最后会被送入精神病房,但是这些病房却不能有效应对患者的特殊需求。相关的合格医护人员缺口很大,原因之一在于这一工作缺乏吸引力。张秀荣(音译)是千和疗养院的一名护工,现年50岁,月工资3000元,接近全国民工平均工资水平。她每天工作12个小时,为所有病人提供基本需求,而且每个月只能休息4天。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的迈克尔•菲利普斯(Michael Phillips)说:“中国任何一对父母都不会想要他们唯一的女儿在医院清理便盆。”

      西方国家大多数病人老年痴呆症最严重的终期阶段会在疗养院度过,这一阶段大概会持续一年多。而在中国,由始至终,家庭承担着大部分重担。很长时间来,政府在社会保障方面都投入不足,认为成年的孩子们会承担起责任。但是,这不是一种可持续的方式。20世纪70年代以来,出生率迅速下降,加上独生子女政策的影响,导致每位65岁以上老人对应的成年劳动力数量持续下降,到2050年,这一数字将从10降为2.5。同时,民工涌入城市也导致农村一些老人无法得到家人的照料。

      观念需要改变

      中国政府在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上十分迟缓。它资助了一些针对老年痴呆症的研究,但是资金流向了寻找治愈方法的科学家,而非那些想要找到减轻病人痛苦的方式却一筹莫展的人。“人们不会因为提出一项社区医疗策略而得到诺贝尔奖或补助金,”菲利普斯博士说道。

      在任何国家,护理费用对于家庭和政府来说都十分昂贵。在中国,政府会发现自己投入的费用要多得多,因为家庭成员很少能够弄清楚病症的症状。伦敦国王学院陈若玲(音译)发起的一份研究显示,超过90%的老年痴呆病例未被发现。当中国政府最终意识到自己必须介入此问题时,那些患者将从中获益。
      1 0 收藏
      0

      评论

      登陆

         回顶部